天麻治疗头痛的药对及其配伍规律探讨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01日

  天麻医治头痛的药对及其配伍纪律切磋_西医中药_医药卫生_专业材料。天麻医治头痛的药对及其配伍纪律切磋

  天麻医治头痛的药对及其配伍纪律切磋 青岛卫生学校 王洪喜(266071) 指点教员 丁元庆 环节词:天麻 头痛 药对配伍 药对是临床固定常用的两药组合,药队是三味药以上的固定组合。从药队和药对 的研究动手,是揭示中药配伍纪律和制方式度的无效路子。施今墨谓“对药感化即辩 证法中彼此依赖彼此限制的实践,非恶马恶人骑之谓。 ” 阐发历代用天麻医治头痛的丹方, 发觉天麻医治头痛的次要配伍有: 天麻配川芎, 天麻配川芎、白芷,天麻配天南星,天麻配旋复花,天麻配南星、半夏,天麻配南星、 川乌,天麻配地龙,天麻配僵蚕,天麻配僵蚕、全蝎、蜈蚣等。 天麻医治头痛的现代临床文献研究显示,现代医家承继了前人的组方经验,或配 伍活血行气药,或配伍祛风静痛药,或配伍虫类通络药,或配伍温经止痛药,特别重 视配伍柔肝补肝药(白芍、生地、当归) 、平肝熄风药(钩藤、怀牛膝、石决明、刺 蒺藜) 、活血化瘀药(当归、桃仁、红花) 、化痰通络药(南星、白附子、僵蚕) 。还 表现出各类治法的分析使用,从而以适于头痛复杂多变的病机。常用的药对有:天麻 配伍白芍,天麻配钩藤,天麻配怀牛膝,天麻配白芍、当归,天麻配刺蒺藜等。 1.天麻配川芎 天麻配川芎是古今医治头痛的常用而无效的配伍方式之一, 这是因为天麻与川芎 的性味、功能特点所决定。由于天麻甘缓质润之性能够滋补,又能祛风湿以止痛、平 肝息风以止痉;川芎气香质润,活血、行气、祛风、止痛四方面的功能恰合头痛复杂 的病机,为六经头痛必用之药。 《神农本草经》 “主中风入脑,头痛。 ”张锡纯《医学 衷中参西录》中指出: “其特长在能惹人身清轻之气上至于脑,治脑为风袭头疼、脑 为浮热上冲头疼、脑部充血头疼。 ” 天麻与川芎配伍医治头痛,二者相辅相济,一升一降,既散郁结,又平亢逆,则 清气得升而逆气易降,调畅气机,灵通气血,通络止痛,二药配伍为治头痛的主要药 对。从历代天方构成中能够看出,古方用天麻而不消川芎的少少,天麻伍川芎几 乎贯穿于所有天麻医治头痛的复方中,下述其他药对例举的古方中均有天麻配伍川 芎。若川芎为主则用于外感头痛,若天麻为主则可用于内伤头痛。川芎散则不足而补 则不足,升则不足而降则不足;得天麻潜降补益则相辅相成起落气机,清阳易升而痰 1 火易降,气血易和而邪气易解。 2.天麻配川芎、白芷 《本草经百种录》 : “白芷极香,能驱风燥湿,其质又极滑润,能和利血脉而不枯 耗。 ”冉雪峰《大同药物学》谓白芷“润而合之辛温,藉其感动挥发之力认为涵濡灌 溉之助。 ”天麻得川芎、白芷则祛风静痛之功力胜,天麻镇潜之性可制川芎、白芷辛 温走窜,川芎、白芷辛散可助天麻走肌表巅顶,且三者皆兼濡润,又可与滋阴药彼此 化合,可用于风寒头痛、寒湿头痛、痰厥头痛、肝寒头痛、气郁头痛、血瘀头痛、血 虚头痛。 圣饼子( 《普济方》引《余居士选奇方》 ) 、祛风清热散( 《仁术便览》 ) 、淡婆婆根 汤( 《重订通俗伤寒论》 ) 、祛风清上洗药( 《慈禧光绪医方选议》 ) 、清上抑火汤( 《何 氏济生论》 ) 、防风雄黄丸( 《杨氏家藏方》 ) 、风药一字散( 《古今医统》 ) 、追风散( 《传 信合用方》 ) 、仙人透空丸( 《洪氏集验方》 ) 、太一丹( 《传信合用方》 )等方都是天麻 与川芎、白芷同用。 3.天麻配川芎、白芍 川芎为血中气药,能化瘀滞,开血郁,上行头子,下达血海;白芍微苦能补阴, 略酸能收敛, 《名医别录》谓其“缓中” ,实即养育肝脾二脏之阴,收两脏之逆气。川 芎、白芍相配,一动一静,一散一收,辛酸相合既可补肝气,养肝气,又可开肝郁。 白芍益阴力强以补天麻甘补之不足,天麻平肝力胜能助白芍酸收之不足,且川芎、天 麻、白芍皆善止痛,川芎行气祛风静痛,白芍柔肝和肝止痛,三者配伍相得益彰,能 用于贫血头痛、肝阳头痛、肝郁头痛、怒火头痛、瘀血头痛。 现代文献中此种配伍特别多见, 拜见附录: “天麻方药医治头痛的现代文献阐发” 。 4.天麻配天南星 湿痰横行经络,壅滞欠亨,南星长于开络中之痰,天麻长于化痰息风,二者皆善 止痛,配伍使用,相辅相成。用天麻配南星医治痰厥头痛,是沿用至今的主要药对之 一。 大追风散( 《张氏医通》 ) 、太一丹( 《传信合用方》 ) 、追风散( 《传信合用方》 ) 、 八生散( 《证治要诀类方》 ) 、仙人透空丸( 《洪氏集验方》 ) 、一字散( 《朱氏集验方》 ) 、 太白丹( 《御药院方》 ) 、乳香丸( 《圣济总录》 )等,均以天麻南星同用。 5.天麻配半夏 2 天麻为治风痰之要药, 长于熄风静晕; 半夏辛温, 为治湿痰要药, 长于燥温祛痰。 半夏与天麻合用,功擅化痰熄风,二药相合相成,功专化痰熄风,治眩晕头痛,历代 医家常以此医治风痰的要药。肝风挟痰者,每因痰随风动,风助痰势,化痰与熄风相 伍,能防微杜渐,而收标本兼顾之功。 天麻丸子( 《圣济总录》 ) 、四明丸( 《圣济总录》 ) 、羌活丸( 《圣济总录》 ) 、天南 星丸( 《圣济总录》 ) 、玉饼子( 《医方类聚》引《施圆端效方》 ) 、如圣饼子( 《局方》 ) 、 天麻饼( 《普济方》 ) 、沈氏头风丸( 《杂病源流犀烛》 ) 、祛痰丸( 《杂病源流犀烛》 ) 、 清上抑火汤( 《何氏济生论》 ) 、太白丹( 《御药院方》 ) 、乳香丸( 《圣济总录》 ) 、仙人 透空丸( 《洪氏集验方》 ) 、八生散( 《证治要诀类方》 ) 、太一丹( 《传信合用方》 )等方 剂均以天麻半夏配伍。 6.天麻配伍天南星、半夏 半夏与天南星皆为治痰之要药,半夏燥湿健脾以杜生痰之源,南星开泄化痰以祛 经络中之风痰,二药合用,祛风痰功力尤胜。天麻又常与南星、半夏同用。天麻配伍 半夏、南星是医治痰厥头痛的主要药队,也是镇痛感化较好的药队。 如四明丸( 《圣济总录》 ) 、羌活丸( 《圣济总录》 ) 、天南星丸( 《圣济总录》 ) 、圣 饼子( 《普济方》引《余居士选奇方》 ) 、玉饼子( 《医方类聚》引《施圆端效方》 ) 、如 圣饼子 ( 《局方》 ) 、 天麻饼 ( 《普济方》 ) 、 太白丹 ( 《御药院方》 ) 、 乳香丸 ( 《圣济总录》 ) 、 仙人透空丸( 《洪氏集验方》 ) 、八生散( 《证治要诀类方》 ) 、太一丹( 《传信合用方》 ) 均是天麻与南星半夏同用。 7.天麻配伍全蝎、蜈蚣、僵蚕、地龙等 头痛日久,频频爆发,痰瘀阻络,根深蒂固,必以虫类很是之药搜剔方可凑效。 因虫类药属血肉无情之品,行走通窜之物,不只擅长化瘀通络止痛,并且多具搜风通 络、解痉息风之功,直趋高巅之位,能够促使脑府痰浊瘀血的消失,以通顺经邃,调 和脑血流和微轮回。正如叶天士所说:“阳气为邪阻,清空机窍不宣??藉虫蚁血中 搜逐,以攻通邪结,乃古法,而医人忽略者。 ”[1] 现代医家临床实践日益注重虫类透 络止痛的感化,头痛频频缠绵,久病入络,配伍虫类药是十分需要的止痛妙法。 天麻与地龙皆归肝经,皆善息风静痉止痛,天麻长于平抑肝阳,缓肝补肝;地龙 长于清肝凉肝,通络化痰。二者相伍,平肝息风,活血通络,清热化痰,可用于怒火 头痛、肝阳头痛、血瘀头痛、痰火头痛。现代全天麻胶囊医治头痛, 《圣济总录》地 3 龙散主治风头痛,二者都善治头痛,配伍使用止痛之功尤胜。 如前所述,天麻吸至浊之气而禀玉润洁白之体,最善浊中生清,善化痰浊。 《本 草备要》 “僵蚕僵而不腐,得清化之气,故能治风化痰,散结行经;蚕病风则僵,故 因以治风,能散相火逆结之痰。 ” 天麻与僵蚕皆得清化之气,彼此配伍,长于平肝息 风,通络止痛,化痰散结。痰厥头痛、肝阳头痛可恃为要药,而头痛日久不愈,风火 痰瘀相结,天麻配伍僵蚕尤为常用。僵蚕善祛外风,散风热,用治肝经风热上攻之头 痛、咽喉肿痛有捷效,天麻与之配伍为医治外感头痛和风痰头痛的主要配伍之一。 张秉成《成便利读》谓: “全蝎色青善走者,独入肝经,风气通于肝,为搜风之 主药。 ”张锡纯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谓: “蜈蚣走窜之力最速,内而脏腑,外而经络, 凡气血凝结之处皆能开之” , “机能入脑,善理脑髓神经,使不失其所司。 ”天麻与之 配伍,动静连系,刚柔相济,止痛感化迭加而走窜之弊可免。 追风散( 《传信合用方》 ) 、大追风散( 《张氏医通》 ) :天麻配僵蚕、全蝎、地龙; 防风雄黄丸( 《杨氏家藏方》 ) 、黑神丹( 《杨氏家藏方》 ) :天麻配白僵蚕;太白丹( 《御 药院方》 ) :天麻配蝎梢、白僵蚕;一字散( 《朱氏集验方》 ) :天麻配全蝎、僵蚕;乳 香应痛丸( 《局方》 ) :天麻配全蝎、蜈蚣、虎骨、白僵蚕。 8.天麻配菊花 菊花乘秋金肃令怒放,最喜风为之疏荡,湿为之滋养,所以菊花既能肃降清疏, 又兼柔润养阴之功,分散兼能清降,凉润兼利血气。 《本草蒙筌》载“驱头风静头痛 晕眩,清思维第一” 。冉雪峰《大同药物学》赞菊花: “其入药也,能肩重担,非同处 士虚声” ,菊花与天麻皆是平抑肝阳兼有补益,二者配伍相得益彰,可用于风热头痛、 肝阳头痛、怒火头痛、肝郁头痛、贫血头痛。 愈风丹( 《普济方》引《瑞竹堂方》 ) 、祛风清热散( 《仁术便览》 ) 、神白散( 《医 方类聚》引《神巧万全方》 ) 、淡婆婆根汤( 《重订通俗伤寒论》 ) 、祛风清上洗药( 《慈 禧光绪医方选议》 ) 、沈氏头风丸( 《杂病源流犀烛》 )等,方中皆天麻与菊花同用。 9.天麻配白芍、当归 白芍酸苦化阴, 最大的长处在于柔润而化以芬芳, 芬芳而含于柔润, 体阴而用阳, 以补为攻,以敛为开。头痛用芍药以滋肝,则怒火可清,肝风可去,肝气可舒,肝血 可宁,所以《本经疏证》说: “其体阴则既破,而又有容纳之善;其用阳则能布,而 无燥烈之虞。 ”当归辛香苦温而甘润,能补贫血,能润血枯,能通血滞,能抚血乱, 4 宜于贫血头痛及瘀血头痛,因气息偏于阳性,常与白芍相须为用。 当归、白芍皆有养血止痛功能,当归长于温养,白芍长于敛藏,二者相伍有发展 珍藏之妙用,几因肝阳、肝气、怒火证之痛苦悲伤,及肝横诸证,用之皆效。以白芍、当 归柔肝补肝以顾肝体的方式几乎贯穿于所有的平熄内风剂中,具有遍及的指点意义。 天麻配伍当归、白芍,常用于贫血、血瘀、气郁、怒火、肝阳所致的头痛。 10.天麻配钩藤、怀牛膝 《景岳全书》 : “能清手厥阴之火, 足厥阴、 足少阳之风热, 故专理肝风相火之病。 ” 肝阳头痛用天麻配伍钩藤、怀牛膝成为现代临床中普遍使用的治法,代表丹方为天麻 钩藤饮。天麻得钩藤、牛膝镇肝逆、熄肝风之力尤胜,是怒火头痛、肝阳头痛的殊胜 配伍。 11.天麻配刺蒺藜 《本草崇原》 : “蒺藜子坚劲有刺,禀阳明之金气,??金能平木,故主治肝木所 瘀之恶血。 ” 《本草公理》说: “独能上巅顶,畅通脑户之风寒,为头风痛之要药。 ”天 麻配伍刺蒺藜既能外疏风热,又能内平怒火,是风热头痛、怒火头痛、肝阳头痛、肝 郁头痛的常用药对。 12.天麻配旋复花 《神农本草经百种录》 谓旋复花 “惟此味咸而治上, 为中上二焦之药。 咸能软坚, 故凡上中二焦凝滞坚结之疾,皆能除之。 ”旋复花咸能入血,甘能缓中,斡旋气血, 痰饮得之则消,气逆得之则顺,血滞得之则通。 《本草经解》 : “秉天春和之木气,入 足厥阴肝经。 ” 《日华子本草》 : “治头风,通血脉。 ” 天麻配旋复花可用于痰厥头痛、贫血头痛、瘀血头痛。 古方如:四明丸( 《圣济总录》 ) 、羌活丸( 《圣济总录》 ) 、羌活丸( 《博济方》 ) 、 羌活散( 《三因方》 ) 、清上抑火汤( 《何氏济生论》 )都用天麻配伍旋复花治头痛。 参考文献: [1]潘华信,朱伟常主编.叶天士医案大全.第 1 版.上海:上海西医学院出书 社,1994:409 [2]彭怀仁主编.西医丹方大辞典.第 1 版.北京:人民卫生出书社,1993 [3]马子密,傅延龄主编.历代本草药性汇解.北京:中国医药科技出书社,2002 5 6

  文档贡献者

  天麻钩藤饮加减医治偏头...

  天麻钩藤饮医治偏头痛的...

  天麻素打针液医治丛集性...

  使用天麻钩藤汤加减医治...

  天麻素打针液医治严重性...

  半夏白术天麻汤化裁加弓...

  对偏头痛患者使用丙戊酸...

  针刺结合天麻白术汤医治...

  天麻首乌片医治偏头痛的...

  用于医治头痛眩晕,肢体麻...

  天麻素打针液医治200例紧...

  心理疗法结合使用天麻素...

  天麻素打针液医治严重性...

  天麻素胶囊医治慢性严重...

  天麻素打针液医治严重性...

(编辑:admin)
http://dadsontech.com/tmqj/33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