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鱼只产于长江出水即死明清两代定为贡品并专门打造船只运送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9月11日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此鱼只产于长江出水即死,明清两代定为贡品,并特地制造船只运送

  清代宫廷的贡品不管是数量仍是品种,都创下了历朝历代之最,用的、穿的、玩的无所不包。当然,最凸起的仍是在吃的方面,全国各地上好的土特产云集京师供应皇家享用。而此中最劳师动众的,莫过于长江的鲥鱼进贡了。

  张爱玲在《红楼梦魇》中说她终身有三大恨死:一恨鲥鱼多刺,二恨海棠无香,三恨红楼梦未完。看来,张爱玲对鲥鱼也是情有独钟。鲥鱼不断被认为是长江水系的至高甘旨,论其进贡汗青能够追溯到明代。按照轨制,明代一年中有5次常规的太庙祭祀,即春夏秋冬四享和“除日祭祀”。这五祭中,“夏享”就必必要有鲥鱼供奉列祖列宗。

  明太祖朱元璋建都南京时,因邻接长江,每年四、蒲月期间,都能吃到长江出产的鲥鱼,并且听说朱元璋以及后来的朱棣都十分喜爱鲥鱼,所以在太庙祭祀时鲥鱼便成了必备贡品。不外,鲥鱼生来金贵,出水即死,在其时的前提下,保留和运输都是极难做到的。只不外南京地舆位置的来由,朱元璋和朱棣想吃鲥鱼倒也不难。

  朱棣迁都北京后,换了住处但仍然对鲥鱼的乐趣不减,鲥鱼也因而成了紫禁城御膳菜单中的一道时令菜肴。其后的大明皇帝虽然没有在安邦治国上遗传太祖、成祖的基因,却在快乐喜爱鲥鱼上承继了家风。每年的炎天,长江出产的鲥鱼就得沿着大运河,千里迢迢来到京城。。

  天启年间宦官刘若愚曾记实:“七月食鲥鱼,为嘉会,赏荷花,斗促织。”可见,虽然隔着两千多里路,明代宫廷仍然没有放弃鲥鱼。但为了鲥鱼这道甘旨,朝廷也付出了不少的价格。鲥鱼的捕捞与运送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,因而南京出格成立了一个“鲥鱼厂”,特地担任鲥鱼的捕捞,运输。《明英宗实录》中记录:“四月进鲥鱼,须用冰辟热,然鲥鱼厂临江,而取冰于内府未便,请置冰窖于厂后。从之。”

  运送鲥鱼的船只也是出格制造,分为上下两层全数要用冰块笼盖。据记录,南京每年进贡物品的鲜船有162艘,冰船46艘,此中光是运送鲥鱼的就有14艘。鲥鱼的进贡不单劳民伤财,还给京杭大运河形成了“交通拥堵”,时人对其多有责备。

  对于明宫来说,第一个享用鲥鱼的人必是朱元璋,划定每年的蒲月十五日先于南京明孝陵祭祀朱元璋与马皇后,其后才能运抵北京,还要赶在七月一日前送达,为了就是祭祀太庙。祭祀之后,活着的皇帝、后妃和大臣才能享用鲥鱼,并由皇帝合理分派。

  鲥鱼是贡品,又花费极大,一般大臣绝无可能享用。对于那些获赐的近臣来说,获得一尾鲥鱼那可是天大的恩宠,就仿佛升了官一样。万历前期,张居正为内阁首辅,每一年鲥鱼到京后,他也只能获得几尾罢了,而内阁中其他大臣有个一两尾就曾经不错了。

  清入关后沿袭明代的轨制,此中也包罗纳贡,虽然清初的皇帝倡导与民歇息恢复出产,但对鲥鱼也连结了很高的热情。康熙期间,有人用诗文的形式记录了鲥鱼通过陆运的情景:

  “江南四月桃花水,鲥鱼腥风满江起。朱书檄下如火催,郡县纷纷捉鱼子。大网小网满载船,仕宦未饱民受鞭……三千里路不三日,知毙几人马几匹?马伤人死何足论,只求好鱼呈至尊。”

  为了能吃到鲥鱼,如斯大费周章,惹得大快人心其实是不划算。康熙二十二年,山东按察使张能鳞就壮着胆量上了一个奏折请求朝廷免贡鲥鱼,康熙阅后也认为有事理,命令打消了鲥鱼进贡。此后,清代的皇帝在北京就吃不到鲥鱼了,不外人家乾隆也有法子,爷爷不是划定不给进贡吗,那索性到江南去吃,只不外乾隆这一出去,破费的就更多了。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

(编辑:admin)
http://dadsontech.com/qzsy/51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