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瓶梅里说当下(117)为何说鲥鱼让西门庆体会到当官优越感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9月09日

  《金瓶梅》里说当下(117)

  为何说鲥鱼让西门庆体味到当官自卑感

  (内容见第三十四回书童儿因宠揽事安然儿含愤戳舌)

  中国是一个“官本位”社会,大师都喜好当官。为什么呀,由于当官好啊。你如果不信,看看明朝公仆西门庆的感受吧,而他,只是一个其时清河县法院副院长。

  长江鲥鱼非常宝贵,只要刘寺人如许的皇家近臣,才无机会搞到如许的“特供产物”,他为了感激西门庆帮自家弟弟营跳舞弊而送来地四十斤,够意义。西门庆能送给应伯爵两条,也足以证明他与应伯爵是“哥俩好啊……五魁手啊”。

  西门庆陪伯爵在翡翠轩坐下。因令玳安放桌儿(摆饭菜),“后边对你大娘(你的大女仆人。吴月娘)说:昨日砖厂刘公公送的桂花xī荷花酒(添加木樨、荷花的酒),打开筛了来(倒了来。前人多用发酵法做压榨酒,酒糟与酒液夹杂,倒酒喝酒时须用网眼筛子垫绢布过滤,故曰“筛酒”),我和应二叔吃(喝。南方习语)。就把糟鲥鱼(长江鲥鱼出水即死,故运往远方的需用酒糟腌制)蒸了来。”

  伯爵举手(此为坐着拱手)道:“我还没谢的/哥(没有感激哥哥),昨日蒙哥送了那两尾好鲥鱼与我。送了一尾与家兄(称自家哥哥)去。剩下一尾,对房下(妻子)说,拿刀儿劈开,送了一段与小女(谦称自家女儿);余者打成(切成。山东习语)窄窄的块儿,拿他(它)原旧红糟儿培着(笼盖着),再搅些香油(南方叫麻油),安放在一个磁罐(同“瓷罐”)内,留着我一早一晚吃饭儿,或遇有小我客儿来,蒸恁nèn(这么)一碟儿上去,也不枉孤负了哥的美意。”

  一小我若是发觉了世间美景而找不到人诉说,他必定是不欢愉的。西门庆因行使特权而得了四十斤鲥鱼,若是没有向他人炫耀,也会意中怏怏的。

  应伯爵的一番话,或真或假,娓娓道来:西门大哥,你送我的两尾宝贵鲥鱼,我舍不得独食;何况我仍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,一条送我兄;半条给我女儿——她哪里见过这玩艺术啊;剩下半条我留着待客,向伴侣们炫耀一下,哈哈哈。

  西门庆之所以爱与应伯爵喝酒聊天,全由于应伯爵这张嘴太会说了。

  西门庆告诉:“刘寺人的兄弟刘百户(刘营长),因在河下管芦苇场,撰了(同“赚了”)几两银子,新买了一所庄子在五里店,拿皇木(皇家公用木材)盖房。近日被我衙门里处事官缉听着(寻访、打听、确定),首了(抓了)。依着夏龙溪(夏延龄,时任提刑所掌刑的正千户,西门庆的顶头上司),饶受他(白要他)一百两银子,还要动本(写奏折)参送(状告并押送),申行省院。刘寺人慌了,亲身拿着一百两银子到我这里,再三央及,只需事了liǎo。不瞒说:咱家(比说“我家”更亲热。北方习语)做着些薄生意(小生意,谦词)……那里稀疏(哪里奇怪)他如许钱!况刘寺人常日与我订交……今日因这些工作,就又薄了面皮(伤了体面)?教我丝毫没受他的(没要他的银子),只教他(只叫他)相衡宇边(绣像本为“将衡宇”),连夜拆了。到衙门里,只打了他家人(他家丁)刘三二十(此为二十板子或棍子),就发落开了。事毕,刘寺人感不外我这些情,宰了一口猪,送我一坛自造荷花酒(此为明代时髦)、两包糟鲥鱼——重四十斤,又两匹粧花织金段子(用彩色提花工艺术加工而成的、特殊而珍贵的绸缎。粧花:书中多写“妆花”,工艺名。织金:丝绸名。段子:缎子),亲身来谢……”

  从西门庆的自述中,我们能够看出以下几个消息:

  第一,夏延龄局长只需捞钱,且不会通融,且不给刘寺人面。

  第二,我没有要刘寺人的钱且很给他体面,只想与之成为伴侣。

  第三,我不动声色地成功地处置此事,让刘营长连夜拆了违章建筑,以不留把柄;而且把一个姑且工(刘三)打了二十板子就结结案。

  伯爵道:“哥,你是稀疏(奇怪)这个钱的?夏大人他身世行伍(戎行),起根(从来)登时上没有,他不挝zhuā(同“抓”)些儿,拿甚过日?哥,你自从到任以来,也和他问了(鞠问了、判决了)几桩事儿?”

  西门庆道:“大小也问了(鞠问了、判决了)几件公务。此外倒也而已,只吃了他贪滥/蹹tà婪的(贪得无厌的),有事不问青水皂白,得了钱在手里就放了,成什么事理!我便再三扭着不愿,‘你我虽是个武职官儿,掌着这刑条(法令),还放些面子才好。’”说未了,酒席齐至。

  此时,我们曾经看出来了,一把手夏延龄(夏龙溪)与二把手西门庆矛盾慢慢大了。想当初,黑社会身世的西门庆是看着夏局长的神色措辞的,即便想赶走蒋竹山,还要给夏局长送银子。可是,西门庆此刻也当了官,二人的关系变得微妙了。

  夏局长是戎行改行人员,欠亨文墨,只晓得捞钱。他的无耻,让一贯无耻的西门庆都看不习惯。

  西门庆之所以不注重钱,一是他有钱,二是他晓得有比钱更主要的工具,那就是权力与关系网。金钱如粪土,人脉值令媛;只需关系在,金钱会降临。

  “放些面子才好”,此语由西门庆说出,甚妙。宦海之恶,连西门庆都看不下去。

  先放了四碟菜果(小凉菜、小甜点),然后又放了四碟案鲜(较正式的新颖下酒席):红邓邓(红澄dēng澄)的泰州鸭蛋(此为咸鸭蛋),曲湾湾(曲弯弯)王瓜拌辽东金虾(黄瓜拌辽宁虾仁。山东人称虾仁为“海米”,此为“金钩海米”),香馥馥油煠zhá(同“油炸”)的烧骨(用多种配料腌制的猪排骨),秃肥肥(嘟肥肥)干蒸的劈[月西]鸡(风干鸡。将鸡敏捷杀死掏了内脏并装入配料缝合后任其风干。很残忍)。第二道,又是四碗嗄xià饭(菜肴。同“下饭”,名语):一瓯儿滤蒸的烧鸭(先涂上饴糖汁并油炸,然后用香料卤水煮制的鸭子),一瓯儿水晶膀蹄(即水晶肘子。将浓鸡汤漫过去骨的熟肘肉,晾凉,使之凝结一路),一瓯儿白煠zhá猪肉(干炸猪肉,北方叫“干炸里脊”。白:不咸的。山东习语),一瓯儿炮páo炒的腰子(爆炒的猪腰花)。掉队(随后)才是里外青斑白地磁盘(白色根柢的瓷盘),盛着一盘红馥馥(油红鲜明)柳蒸的(柳条去皮,置于食材之下而蒸的)糟鲥鱼,馨香甘旨,入口而化,骨刺皆香。

  西门庆将(用)小金菊花杯斟zhēn(倒)荷花酒,陪伯爵吃(喝。南方习语)。

  这就是明代的大族日常席面。前人日常平凡油水少,故请客以多鱼肉为卑贱。

  看看那用青花瓷盘子盛放的红亮亮的鲥鱼,大师的口水都快下来了吧。那鲥鱼不是你有钱就能吃到的,那是“特供食物”,只要官员才有可能享用。这才是西门庆当官的最大精力之乐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dadsontech.com/qzsy/516/